关注
电话
总机:0571-88857888 投诉:400-8264120
关注微信号

医院文化

仁慈普爱  真善至美

在心脏上“作画”的人 ——杭州市优秀医师孙国建

“这个药要记得吃哈!1天3次!一次都不能忘了哈!”“阿姨,你有房颤,这个病很危险,容易引起中风,最好是手术哈!”

 

在浙江绿城心血管病医院,总能听到一位自带口音的医生嘱咐着。这位来自山东的医生天生自带亲切感,因为来医院较早,科里都亲切的称他为大师兄。他就是心内科副主任,杭州市优秀医师——孙国建



为病人:相互信任就是双赢


早上7:30,已经穿着那身有型的白大褂穿梭在病房。“李爷爷,昨天刚做完手术,今天感觉怎样啊?”孙国建医生与前一天刚做完房颤射频消融手术的李爷爷聊着。看着李爷爷上扬的嘴角,孙主任自然是高兴的。

 

李爷爷已经82岁高龄,经常心悸,曾多次住院治疗,诊断为阵发性房颤。4年前医生建议李爷爷进行房颤射频消融术,但由于手术耗时长、难度较高,李爷爷拒绝了。这次房颤再次发作,孙国建医生建议可以行冷冻消融治疗,时间短,几乎没痛苦,成功率及安全性更高。



本来家人担心李爷爷身体吃不消,但打听到孙国建主任技术高超、再加上他那标志性的亲切感,李爷爷决定行房颤冷冻消融来解决病痛。孙主任说,李爷爷身子骨还是不错的,况且冷冻消融比较适合年龄较大的房颤患者。

 

为患者考虑最佳方案,赢得患者信任这是作为一个医生基本的素质,孙医生始终如此。他将自己电话、微信提供给患者,有患者说哪天有空来找他看病,他只要在医院都会尽力接诊。有时候他也挺苦恼的,因为微信里患者太多,他不知道哪个是哪个,只能再问一下病情。



像在微信上回答患者的疑问这些事他只要看到就会回复,如果很长时间没有回复,那他要么在门诊或者在手术,要么在出差的路上。

 

为专业
选择了就是责任


当问起他为何选择当医生时,他没有太多的言语,只是觉得医生救死扶伤,是一个神圣的职业。很多人觉得心内科医生应该会看大部分的心脏病,其实心内科也有很多分支,孙国建主任专攻电生理方向。心脏“坊间”有个传说,电生理是“贵族”学科,只有少数人掌握,这是为什么呢?一个字,“难”!



电生理医生的主要工作有心动过缓的心脏起搏器的安置,心动过速的射频消融,以及各种心律失常的诊断。其诊断依据主要是一条条如迷一般的心电图波形,所有的诊断和治疗都是由此而来,是心内科中最需要逻辑思维的一个专业。

 

简单点说就是,他们在导管室里,坐在椅子上左脚踩射线,右脚踩放电,手上操控消融大头,在心脏上“作画”,寻找病灶部位。听着好像是一个舒服的工作姿势,其实他们精神要高度集中,脑中不断思考着,每一个点,每一个很小的细节都不能放过。在孙国建医生看来这就是乐趣所在,找到病灶定点清除,这大概是医学魅力吧。

 

由于电生理医生的手术或者操作大部分都是择期进行,急诊不多,而且正常的手术基本1个小时左右就可,但碰到特别复杂的病例有时4、5个小时也说不准。



都说学医的人内心会很强大,心脏科医生尤甚,但医生也不是万能的,有时面对医学难题、在生命面前的无力感,总让孙国建医生心里不是滋味。每当遇到加班不能回家时,每当孩子说想爸爸时,他觉得自己对家庭的缺失感是无法弥补的,可选择了医学就要负责到底,他也尽量平衡其中关系。

 

每当他穿上30斤重的铅衣“战袍”和患者一起与疾病斗争时,每当能为病人提供便利时,每当安慰病人家属时,他总会想起那句名言——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