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电话
总机:0571-88857888 投诉:400-8264120
关注微信号

医院文化

仁慈普爱  真善至美

有些人死了,她还活着!


送别俞慧老人


2017年6月13日凌晨,俞慧老人走了,停留在89岁高龄,没有达到沈法荣院长所期望的90岁以上的高寿。ICU的医护送她 后一程,为她的离去默哀,为她人生 后的选择致敬。



2014年,老人签署的遗体捐献志愿书


8:30分,老人的女儿在浙江大学医学部工作人员递过来的遗体捐献确认书上签了字。


“我的母亲叫我坚强,所以我必须坚强。我尊重她生前的意愿。”



老人家属和遗体捐赠单位办理交接手续


“我完成了母亲的心愿,她希望回馈母校,回馈社会。2014年她就做好了决定。”俞慧老人的女儿说。


2014年是俞慧老人在浙江绿城心血管病医院更换了起搏器后的第二年,老太太成为医院的常客,是沈法荣院长老病人中性格独树一帜的“特殊病人”。


“她每次都安静地等到 后一个再让我看,就是那么固执,因为觉得这样可以和我多谈一会儿。”沈院长回忆到老人,“很长时间里,我跟她熟悉是因为她常来照顾我的另外一个老病人:她原来所在科室的主任。”


老人并不是脾气特别温婉的病人,但是个知恩图报的好人,熟悉她的人都这么说。


俞慧老人1962年进入浙大医学院,起因是在浙江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化验室工作的时候,领导推荐入学。浙大医学院毕业以后,她一直从事医学科研工作,“我母亲很感激母校浙大医学院,她对那里感情很深,同时,因为自己的成长经历,让她觉得社会给她栽培,而自己晚年回馈太少了!”女儿喟叹。



俞慧老人生前近照


百年之后我一无所知,烧掉也就浪费了,一具躯壳能发挥作用,助推医学进步,能够带给人类希望,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2014年,俞慧老人郑重签下了遗体捐赠自愿书。


老人的女儿告诉我们,老人原来也不打算进ICU,之后又表示坚决不插管,正如她很多年前装第一个起搏器时对沈院长说的话一样:“我要对自己的身体和生活质量负责,我作为医学从业人员,有我的生命主张。”


如今,一切的确如她所愿了。“她的遗嘱里面都列的非常清楚了,包括如何办理遗体捐赠的手续,妈妈考虑的很周到。”女儿红着眼睛说。


老人面容安详,穿着自己过去的衣服,从容地走了,走向她熟悉的医学事业,走向她的信仰。


一切赞美她的语言,似乎都成了多余。


她还活着,不是吗?

百年之后,你愿意捐赠遗体吗?


乐天族活着,无限美好;死亡,也是每一个生命体必然面对的结局。当生命戛然而止的那一刻,你,愿意捐献遗体吗?


我想可能很多人都还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当前我国遗体捐献陷窘境


据统计,目前,我国公民器官捐献率为0.6/100万人,捐献率仅为西方国家的1‰,远低于世界水平。


教学缺口方面,以国内某知名大学为例,学校每年需要80~100具遗体,但目前每年仅能接到30具,远远不能满足教学、科研需要。


当前我国遗体捐献的窘境是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就其主观原因来说,“入土为安”、“留全尸”等传统生命观念的束缚以及人们对于遗体捐献的不理解所导致的人们捐献意愿不高是 为主要的原因;而捐献手续繁琐、捐献通道不畅以及捐献机制僵化等,作为现实存在的客观因素,则是加剧我国遗体捐献不足的另一原因。

 


“遗体捐献受阻重重。”有专业人士直言,到目前为止,我国还没有一部统一的遗体捐献法,缺乏完善的法律法规给予遗体捐献相应的遗嘱、登记协议书等应有的法律保障,致使捐献者本人在百年之后,只要家属稍微反对,捐献协议书便成为一纸空文;同时也缺乏完善的法律法规来保障家属对捐献者遗体的去向、具体用途及使用情况的知情权。


无语良师碑——杭州市遗体捐献者纪念碑